页面载入中...

纪念朱自清诞辰120周年朗诵会扬州举行 颁发朱自清散文奖

admin 亚洲区免费影片鲁一鲁 2020-04-20 553 0

  《中报》果然短命到无人相信,胡菊人干脆自立门户,与陆铿合办《百姓》半月刊,闻说胡老总曾为此借酒消愁,一夜之间头发尽白。《中报》成立时亦有《中报月刊》,为了对抗《明报》和《明报月刊》的舆论阵地而来,胡菊人在政治旋涡里欲做知识分子,不可能不折翼败走。转眼三四十年,昔之老板与老友离开了,自己亦饱受疾病之苦,异国寒冬,回首前尘,唯望胡老总别因情绪挫败而端起早已放下的酒杯。

  之后我再想起梁小中先生。五年前逝世于温哥华,笔名“石人”,四十年代已在中国大陆做编辑,其后来港,又编又写,更曾办报,但三回皆失败告终。文青时代的我,曾经有缘在饭桌旁听梁先生说故事,他曾在金庸手下工作,报馆风云,小道八卦,他所勾勒的老板侧影让我听得津津入味。我还记得那顿午饭临近结束,梁先生执起毛巾抹一下嘴角,提醒我道:“世侄,我用一支笔写文章养活了一家大小,几个仔女,供书教学,看起来风光,其实写得几乎眼盲。如果有其他出路,你最好别做写稿佬了。多读点书,稿纸以外的世界大得很。”

  多年后我弄了个blog,取名“稿纸以外”,根源于此。

  那年头啊,真像一个文字的蛮荒世界。勇者前来闯荡,风正萧萧,一支笔是一把剑,虎啸龙吟,各有招式各有位置。江湖已老,汉子凋零,唯有文字长存,终究代表著笔墨的胜利。

  第一,意象或固执的主观性。我认为,今天展出的作品,除“光寂”系列外,不必归入抽象绘画的范围,倒是可以用一个老词来形容,即属于“意象”绘画。这些作品最打动人的地方,是她不肯离开具象走向抽象的那种固执的主观性。这种主观性贯穿于展览始终。展览的题目叫“光之语”。“语”对应的英文词是“logos”,既是“道”又是“言”。在我看来,此“语”不在抽象而在意象。“光之语”是充溢于不同作品间的精神或意绪的流动性。

  第二,表现。表现主义与抒情的差别在于,它是基于某种极端的体验,之后才有所谓艺术中的表现问题。处理这个问题不能仅凭冲动、激情或偏执的意念,最终要落实于形式。简言之,表现起于极端的体验,而止于理性和中道。这是表现艺术的力量所在。展览中的“花”系列作品前后相距十多年,我感觉是一步步走向平和,特别是近年的一些的作品,可谓“热烈而单纯”。

  第三是东方精神。她2016年的《若夜光寻扶木》三联画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。这件作品所表现的东方韵味,简单说,在一个“舞”字。宗白华曾经把中国的艺术精神概括成“舞”,即流动的韵律、节奏和力量。2017年以来跟“花”的主题相扣的作品也有所突破。但是,之前的“大自然的和声”和“褶皱或展开”系列却留下另一类难题。这些画抛开“花”的主题,回到自然山水的描绘上来。在此方向上,如何实现表现主义与东方精神更好融合,也许是她下一步要探索的话题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纪念朱自清诞辰120周年朗诵会扬州举行 颁发朱自清散文奖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